MoriaDear

莫里亚蒂and夏洛克激推,业余鸽手

AS生日快乐!

  我们的脆弱让我们得以链接,共享我们没有滤镜,孤单,凄凉失败的生活。(好喜欢他这句采访呜呜)

  希望话剧能回春,疫情早日恢复,btw话剧真的好幸苦钱还少

  

神父X莫里亚蒂(诡异温暖向)

If线:和priest在告解室内的不可描述

引子

“如果我去了天堂,我一定会对那个站在门前道貌岸然的混蛋说一句FuckYou。”莫里亚蒂仰躺在沙滩椅上叼着一根烟说,仍然带着他的墨镜。“老板,一般在普遍认知中,也就是说不代表我个人的偏见,无意冒犯,没有任何歧视地来说,您和那个地方没什么关系,您大可以现在就说。”莫兰把一杯加冰鸡尾酒放到他手边的台子上,然后也躺回自己的地盘。

“FUCK YOU!”

这是当时他对下属说的,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在多年之后的某一天他真的对站在门前的家伙说了这句话。

01  死亡倒计时

您知道的,在保证您人身安全的情况下我当然可以让您一个人疯狂游荡,但是您独身时并不能保证您的人身安全,所以。。。”“所以我可以保证我的人身安全,你可以去带薪休假了Seb!一个普通爱尔兰乐购员工是不会有如此优秀的保镖的,我也不想被认为是个小甜心。”

莫里亚蒂在从MI6的刑讯室出来之后茅塞顿开,既然这个世界让人活不下去,那他就不活了,但是在把伦敦搞的一团乱麻前他突然灵机一动,想起多年前看的智障电影——主角在死亡之前完成毕生心愿,最终充实地去死。

他真的能保证自己毫无遗憾吗?

他不能,所以这就是他现在在爱尔兰某处当乐购员工的理由。很少能有人想到很久之前,当他还是个缺乳牙的小家伙时,他特别憧憬可以穿上制服当乐购的员工,端着试吃盘子,以及——去舞台上演戏剧。

02 神父

事实上推着一辆大车到处检查货品日期和补充货物并没有那么无聊,他把这些东西想象成自己手下的各个档位安排情况,一想到把莫兰塞进一堆粉色泡沫浴球里他就有亿点想笑,于是拿出手机拍了下来并且在他即将要放进去的那个球上p好“Seb”。制服自然没他小时候想的那么好看,他现在正端着一盘牛奶米布丁走来走去,尽管几分钟前他还在推销烟熏三文鱼千层。

为什么一整个上午都没人来试吃?他一边品尝布丁一边得出了答案,同时努力把脑子里的工作踢出去。

“Hey ,我能尝尝这些诱人的酸奶吗?”一个已经在周围晃荡过,穿着黑袍的年轻人向他打招呼,莫里亚蒂发现他们的眼睛有七分相似,只不过对方神采奕奕,整个人像二次微分为正的曲线一般积极。“你不能尝酸奶,但是可以试试牛奶,呃米布丁。”莫里亚蒂试着让自己口罩上半部分的脸也有神一些。“真不错,”对方边吃边说,“你是新搬到这里的吗,在工作繁忙之余实现一些儿童的梦想?”“别告诉我你曾经也想当售货员,Father。”莫里亚蒂扬起眉毛笑笑,在他得到肯定的答案后笑容减少了几分。

天主教神父,不久前才上任,青涩,或许是因为前任老死了,觉得上帝让他穿的袍子有些太多。。。

“我在本地教堂任职,当然那很无聊。我建议你可以在晚上带上能装金汤力的胃来敲我的门,伙计,主在看我们。”“Then say F you to the world.” 莫里亚蒂在他的观测上加上一条:喜欢金汤力,以及害怕狐狸,但那要是后话了。

随后的两天神父经常光顾他的营业区,每次都仿佛听到他的内心os一样来尝尝他的货品或者来找他聊几句,最后一天莫里亚蒂刚好下班,于是他们难得地一起逛了一回乐购。“你的袍子不错”,他说,隐隐有些好奇对方口罩下该是怎样一张脸。

“希望他能意识到这一点,我今天没穿圣袍。”神父耸耸肩,把两打金汤力放进购物车里,“每当我的酒鬼父亲喝高了在客厅里发酒疯的时候,我就拿它当晚餐,有时候再加上半包薯片,再后来我在忏悔室里有时会拿它来安抚情绪——你知道的,足够辛辣,又不含酒精。”“在晚上赶走伙伴(Jim用的mate这个词)对着花园里的昆虫来上一口?想像这是啤酒?”“过一段时间你就不需要想象了。”

“主,圣经,迷茫的羔羊们,金汤力。这就是你吗?”莫里亚蒂把卡放到pos机上回头道,声调又染上一点他熟悉的戏剧性。“你可能还要再加上点什么,我想我们以后会知道的。”

03 狐狸

周六早上他在剧院扮演铁皮人,台词他看一遍就能记住,他呆坐在椅子上等着化妆师涂完银制的油彩。这当然是他未能达成的其中一项,读戏剧学校,再从小角色演起,当一名戏剧演员,或许拍傻透了的麦片广告。在舞台上他的表演能力闪闪发光,这自然是他磨练多年的精湛结果。

“有脑子不能使人快乐,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就是快乐,有心,才有快乐。如果我能有一颗心。。。”

“我会把你的心脏烧成灰烬。”

“许多人都确信我没有”

“我们两个都知道那是个谎言,不是吗?”

“请给我一颗心吧,伟大的奥兹!”铁皮人恳求道。

“请剥夺我的心吧。” 莫里亚蒂本人恳求道,眼前竟出现神父的影子。 

那不是他的幻觉,因为教区神父确实在台下笑着为他喝彩。

他完全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他早就安排给Seb的工作,但是对于烟花受潮影响告别演出这件事他非常关注,后果是他的笔记本承受了太多不能承受的重量,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突然罢工,在Sebastian来为他处理之前他显然可以放个小假,毕竟他顶级保密的笔记本坏掉了。

他灵机一动套上一件黑色大衣离开他租的公寓,路上还遇到一只毛茸茸的狐狸,并难得地停下来撸了一把它的大尾巴。

“我想喝点金汤力,可以进来吗?”

“只要狐狸不跟在你身后的话,当然可以。”神父把他拉进门,身上隐约还能闻到教堂的气息,“来一杯吧,”他拿出两个杯子把冰块一块块加进去,借着夜色莫里亚蒂发现他的脸颊和自己竟也有些相似,但长在他脸上出奇的火辣。

“你真是个出色的演员,我能问问你是不是演员来这里度假吗?”神父的背后挂了一副天主教的画像,莫里亚蒂暗暗在心里数画中王冠上会有多少颗珠子,“很遗憾,不是,我是一个咨询师。”他把犯罪二字从话里剔除。“66颗珠子,理论上来讲,但是它镶嵌的技术实在太差,就是从遇到你的那天起已经掉了5颗了,一天一颗。”他挑起眉毛笑笑,低下一点头,这让他看起来更加火辣了。

   莫里亚蒂不会问他怎么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种愚蠢的问题,聪明人或许真的不少见。

“或许祂不喜欢我。”“祂爱一切世人。”

“那是因为在我身上把恨都用光了。”莫里亚蒂大笑起来,隐约有一点苦涩。神父晚了一拍后也开始笑,眼睛聚焦在莫里亚蒂身上,摇摇头。“工作压力太大的话可以先给电脑放个假,现在这帮工人的维修效率越来越低了,”他狡猾地说,明显话里有话。“你猜我怎么挤出时间来喝金汤力的?他头一次发现没有邮件的晚上如此美好。

“你看起来像我的兄弟。”他吞下一大口金汤力,让它在喉咙里暧昧地跳动起气泡。

“你看起来像一个富有的,孤独的旋转传教士,虽然你肯定不是,但是有种感觉告诉我你在成功和失败两端都颇有建树,现在正在滑向反方。”

“聊点别的吧,”莫里亚蒂忽地打断神父,他不喜欢听别人对自己的人生做出评价,哪怕是正确的评价。“那就聊点别的,”神父又打开一瓶金汤力,“我的父母都是疯狂的酒鬼,”“根据我母亲对我父亲的描述以及她本人的所作所为来看,彼此彼此。”“我的异母哥哥是个恋童癖,现在他在开卡车。”

火焰跳动,火光让他的脸上带有一点莫里亚蒂的神态,回忆起不幸的过去时语调像是在讲述他人的故事,“在无数童年阴影后我对过度的酒精毫无兴趣,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整个世界都混乱无序,最终我遇到了祂并决定终生追随祂的脚步。”

“我是无神主义者。”莫里亚蒂在一阵沉默后说。

墙上的珠子突然随着一声震颤掉下数十颗。

神父抬头看看天,把一根食指放在嘴唇上,“祂可能不太喜欢。”

 

04 :时日无多 Don't make me an optimist, you will ruin my life.

一周后莫里亚蒂的烟花安排计划完全成功,他前些时间激动的自杀冲动已经变成有序的,理智的,冷静的结幕仪式安排。

“Seb,there is a particular guy I can’t sleep with.”

“How ?”

 “He is not available.”

 “In a relationship even you can’t crush?”

“Yes,a bad one.Where one parter tells the other how to dress”

“Weird.”

他稍稍调查了一番天主教神父的身份,同时也调查了神父的取向——保持其他东西神秘,一张写满东西的纸不会让他有再次阅读的欲望,而结果让他非常满意。他决定把和神父go bed以及忏悔列入他为数不多的计划内。

“你知道的,我们不会go bed。”神父端着苏打水正经道,现在每晚拜访已经成为莫里亚蒂的休闲节目,“你对我的能力一无所知。”他身体前倾,让光恰到好处地打在脸上,“为什么不呢?我Google过,你们完全可以是同性恋,也不需要禁欲,来一晚更不需要算进固定伴侣之内。”

“那样我会爱上你,而这会让我非常痛苦,生活回归混乱。”他夸张地表演了受惊的模样。

“换句话说,我不想爱上一个时日无多的聪明鬼。”

语调沉重,肃穆,再次跳脱出他个体。

“嘿!Honey你会的,但别叫那个是爱。”莫里亚蒂忽地格外明亮起来,“你绝对是我遇到过最火辣的神父。”

王冠上的珠子又掉下十几颗。

05:忏悔

“神父,

我想忏悔我的背德,滥交,下流,以及罪恶。

轻视生命,藐视人生,同时只把一切当作游戏,我追求无限制的刺激,轻视真心,只想捞水里的月亮。

我罪恶累累,更需要忏悔的是我乐在其中,我并不认为这有违常理,比起人生长度,我更在意是否轰轰烈烈。我为目标不顾一切,没有什么我不能得到,没有什么事物我不能为了目标而付出。”

“比如?”

“我的生命。”

莫里亚蒂此时坐在教堂忏悔室内,一片黑暗,但他知道神父就在外面听。

“让我成为乐观主义者会毁了我,神父,我的人生一片混乱。”他让自己的情绪丰满地像要溢出一般,不知不觉竟真投入了些真实情感。

狭小的空间逐渐升温,他在另一人的呼吸声中越来越热,等待着回答。

“Kneel.”

温度绝对超过了一百度

“Just Kneel.”

沸腾了

莫里亚蒂完全自愿地跪下来,直到门突然打开,一束阳光照在神父的脸上,背后是黑的,忏悔室里也是黑的,神父像唯一一束光一般静静的看着他的脸。

在那一刻他们似乎一模一样,准备去做任何事,哪怕是欲火焚身也再所不惜。

天主教神父,不久前才上任,青涩,或许是因为前任老死了,觉得上帝让他穿的袍子有些太多,聪明,同性恋,性感,值得一睡

这是他几乎第一次把自己放在猎物的地位,闭上双眼,放松身体等待着。

炙热的

!此段需要q群解锁!包括下文!

两人从忏悔室的门中跌跌撞撞,仍然亲吻着彼此地一路到那幅画前,王冠上所剩不多的珠子闪闪发光。

“你的扣子。”“对不起…oh!”

大衣最后一颗扣子时一声巨响,画本身从墙上砸下来,珠子散落在地。他们仿佛触了电一般分开,此时两人都有些滑稽地对视,再看向画。

“它怎么会来这里?”

“我以为搬来教堂能少掉几颗珠子,可拜你所赐,Fuck That!”神父的眼睛在光线下闪闪发光,假装愤怒地说,嘴唇红肿着,水光闪闪。

“现在还有二十一颗,等它们都消失了我只好找人画上去了。”

“是吗?我想它们可以出现在别的地方,Father。”莫里亚蒂用一种挑逗的声音说道,眼神赤裸裸地扫视着神父。

“HEYY,你再也不能步入我的教堂了,我是认真的。”他一本正经地说,把莫里亚蒂拉出教堂,在街角拿出烟,一个金发男人以模糊的影态闪过。“敏捷的像一只狐狸,”神父和他的打火机正在奋战,“是啊,像一只狐狸狗。”莫里亚蒂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渴且干燥,他把自己刚点好的烟直接递进神父的嘴里,再把对方的烟拿过来深吸一口。

“说真的,你怎么处理你的情感以及身体问题?”

“送他一本圣经,再看着他离开我。”

“别想了,那不是给你准备的。”

他们相视一笑,空气里飘荡着烟圈。

06放纵

Seb做了一件棒极了的事,他在Jim选好自己要用的枪后用他的账户邀请神父去Jim的临时住所喝金汤力,同时附上了地址。

….

神父裹了一件黑色短外套,瘦削的脖颈下领口松垮垮地搭着,笑起来两颗尖牙和东倒西歪的头发十分相配。

“我们不会上 🛏️ 的。”神父说,不小心发现Jim扣子缝隙间的奶油色肌肤,关上门。“管它呢,”Jim嘟囔着,把他的手放到自己的第一颗纽扣上,让自己的手包裹住对方的手指,目光在扣子和神父的脸间流连。

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崩开了。

同样崩开的还有他们的衣服。

“我…忏悔我的罪名…罪名是纵欲…”xxx

“你可以用你的身体忏悔。”xxxx

死前和他xxx真是棒极了,Jim脑子迷迷糊糊的如登云霄,这就像在和他本人上I 床一样爽。xxxx

07 斧头

Jim的休假很快即将结束,他在公交车站等车(其实并不是)时又遇到了神父。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你很快就会知道它,甜心,你是我睡过最棒的神父。”

“听起来那有很多。”
“只有一个。”

“有时候一切都还有很多,你知道的,就像偶尔卡住的胶卷和堵住的吸管。”

“那不是之前的胶卷和饮料,你也知道的。”

“愿主保佑你。”(God bless you)

“再见。”

神父突然发现他了解这个年轻人很多,但又可以说是毫无了解。

08 尾声

画上最后一颗珠子忽地掉落。

神父抬头仰视着天空许久,最终低下头在胸前珠串附近画了个漫长的十字,一只狐狸飞速蹿过他的脚边。

Amen

It’ll pass,

 

碎碎念啦本文初衷是想写莫被神父治愈神父真的太好了爆哭然后忏悔室里狠狠高肉的但写到后面突然感觉那种什么都改变不了的走向也满带感的车部分会后续扩写绝对好看壁画上的珠子代表Jim的生命每次它掉下来都是生命减少了这个后续就是Jim去偷王冠入狱出狱按部就班的把自己的退场圆舞曲拉满再在天台上华丽丽的终结一切但他的心态对比原剧有很大改变神父的确对他的情绪状态有所积极影响哦废话谁不会啊!)神父一开始就看出来莫整个人的扭曲和碎裂也多多少少知道他想死但是在相处中他看出来莫这个人的个性参照高功能反社会来讲他一意孤行执着于是他没有打算把他从悬崖旁边拉回来明面上),同时神父还是有些聪明的他能听到莫内心的声音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生活中),所以莫在他那句“换句话说,我不想爱上一个时日无多的聪明鬼。”后会明亮起来并夸他Sexy他知道他知道他要干嘛但是他又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不想知道他知道#¥#……神父就像浪漫的小向日葵一样和莫里亚蒂这个犯罪头子遇到还是会印象深刻的毕竟谁会不爱他呢),或许莫里亚蒂有为他准备一封信什么的说明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狐狸狗是阴阳莫兰的哈哈哈哈哈因为各种文学里莫兰比较忠犬他当时又窜的像狐狸so

 

 

 

 

 

 

 


DIDYOUMISSHIM2更

2更

Sherlock调查出这位神父“空降”来任职,而他在Moriarty故居的角落里震惊地看着能刻入他大脑的背影,他伫立在那里,复杂的眼神久久不离开Jim儿时的房间,落满了灰尘。

他是来这里缅怀自己吗?

他冲了出去。

“很高兴看到他的吊唁者,福尔摩斯先生。”神父头也未抬地说道,手摩挲着壁炉上的灰尘,再仔细端详着它们。“我想Jim会为此高兴的,一个真正的知音。”他转过头直面夏洛克,看上去比初遇时更憔悴了些许,“知道亲人的死讯和真正意识到他死了完全是两回事,我怎么会轻信吉姆离开人世投入主的怀抱呢?他一向喜欢玩弄人和神,直到我被一位先生正式告知了他的死讯。”“这一次他玩弄自己的性命。”夏洛克同样盯着壁炉和神父,沉思了些许后他开口,眼神像鹰一样定在男人身上,“所以,您究竟是谁?神父先生?”

“吉姆是我的弟弟,而我只和他相处不超过四年,据说我三岁那年我们的母亲精神疾病愈演愈烈,她往往分不清她和父亲的区别,有时候还会在物理意义上弄混。于是我由于某些疏忽被其他家庭收养了,吉姆则在这里一直生活到。。。他成为了你们所知道的那个人,虽然我不怎么了解,但是我们曾经见过一面。”“你们说了什么?”夏洛克的目光愈发灼热,是什么让爱尔兰口音也出奇的一致?只不过吉姆喜欢把I强调些,嘴张的更大些,以及尾音止不住的戏剧腔上扬,这或许和他曾参演的几场舞台剧有关。“我还有一个弟弟,以及我不再有一个弟弟了。”神父的脸灰沉下来,“说真的,他真他妈是个天才,但是如果他是我的教民,我一定会让他来祷告室忏悔,他有太多需要告解的东西了。他怎么能活的如此极端?他的每一块皮肤都在饥渴地叫嚣着孤独,如果当时那个家庭把我们两个都带走了。。。”“就不会有吉姆莫里亚蒂和你了。”夏洛克轻声说,想象着当时吉姆的表情,“他和你断绝了关系?一笔巨额的资金?”“不不不,我不想迷失。福尔摩斯先生,在摇摆着的不倒翁上寻找平衡很难,而我不需要左边忽然加上的巨石。吉姆更像是个飞速旋转的不定陀螺,除了他自己任何人都是让他转得更快的皮鞭。”神父叹了一口气,披上自己的外袍重重坐在吉姆的床上,“他是五月四日死的,我们长大后第一次见面是在五月三号。怎么会有这么短的时间间隔?”同时做了个手势来示意时间间隔之小。

‘Just a tinsy -----bit’夏洛克一边回忆泳池时莫里亚蒂的举动,一边惊讶于自己竟然事无巨细地记得莫里亚蒂的每一个片段,他仍然觉得神父是莫里亚蒂一个恶作剧般的投影,而他打算以一个失意人的身份来找出所有的破绽,赢得游戏。


英文打油诗一首(莫)

  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

Falling deep’in black sea and drown

Crave your eyes and embrown

Tick-Tock Tick-Tock

Never stop your rolling trick

Professor,why shall thee be unkown?

Bring me down

Backdown

Spilt the crown

And let the myths dawn

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

Game complicated

Past memories deleted

Turrut-Turret-Turat

Accre-Excre-Oxcre

Professor,why keep my stay turreted?

Bring me memorialised

Impulsed

Immortalised

And let the debts reibursed

封笔声明

本人从八月十四起不再更新文章类作品:原因是没灵感文笔差开学了

不定期诈尸,保证节日更新